Finko_:D

【上耳】夏日初次约会

灵感来源于歌曲《东京夏日相会》←用了很多里面的梗,不知算不算侵权...(希望得到告知qaqq)

上耳only

甜饼一枚

ooc ooc ooc

幼儿园文笔+超尴尬的结尾

大概是刚交往的笨蛋情侣摸索相处模式的故事

以上OK的话请往下拉TUT

 

❤❤❤❤❤❤❤❤❤❤

察觉到少年小心翼翼投过来的眼神,耳郎响香吞了口口水,假装不知道自己脸上发热这件事:“所以说……”

“——所以说?”上鸣电气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猛地挺起身,瞪大眼睛看向她。

“…找我出来到底是要干嘛?”

“啊…这个……”

原本睁圆眼睛恨不得像小狗一样摇摇尾巴的上鸣,一听要自己开口,顿时泄了气塌下肩膀。

耳郎挑挑眉,搞什么?这小子,陌生女孩面前又是要line又是耍酷装帅,到她这里就畏畏缩缩的憋不出一句话来?

她不满地抿了抿唇,抬眼看了看对面的金毛团子——微微抖动着,就差噼噼啪啪冒电火花了——就像和自己见面之前经历了一通个性暴走似的

而且这回不是变成笨蛋,而是变成怂包了吗……

——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

哎,真是的,这家伙啊……

回忆起某人放完电之后嘿嘿傻笑的模样,耳郎不禁勾起唇角,悠悠地叹了口气,无端涌起一种母亲看自家儿子犯傻的无奈感。可惜粉红粉红的遐思才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便被“滋”的一声打破。

“哇!”少女满心满意“天哪刚刚的傻样千万别被看到”的咆哮,露出夸张的惊愕表情,借以掩盖之前脸上浮现的又一层红晕,“这是?”

“……喏。”上鸣低着头,从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拉链袋里抽出一张传单,轻轻推过去,“下个礼拜举行…...想去看吗?”

传单上几个醒目的大字:“夏日烟火大会。”

少年的金发下隐隐露出发红的耳根。

 

 -

 

上鸣电气和耳郎响香,是这个暑假开始的前三天,刚刚开始交往的情侣。

原本整天打闹说笑,分开时会偶尔想“我是不是有点喜欢ta”然后很快笑着甩甩头的两人,在某女在某男勾搭美女时下意识的一戳,某男捂着胳膊惊天地泣鬼神的一脸红之后,开始朝奇怪的方向发展——发呆时才会考虑一下的“我是不是有点喜欢ta”变成了一个对视就能击发,总在脑海中以初号字体刷屏出现的“ta莫非是喜欢我?”。课间惯常的双人相声表演罢演了。哪怕是捡东西时浅浅碰到手背,都能让两人像触电一样迅速收回手,少女红着脸看天,某前轻浮男更是以教科书般的诡异姿态低头冒烟一分钟。

最后,在看不下去的A班全体抓狂的撮合下,上鸣电气磕磕绊绊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耳郎响香受不了自己纠结来纠结去的模样,本着背水一战的心态,稀里糊涂地点头答应了。

因为,好像,真的喜欢他/她。

——虽然再进一步的事情,还完全没考虑过。

 

在那之后是发成绩,结业式,放假。乱七八糟的事情和莫名的胆怯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层诡异的隔膜。他们各打各的工,各上各的课,每天在line上例行公事一般互道个早晚安,连交流这一天的经历也正经得像是在汇报工作。因为从未有过类似经历,被套上“情侣”的名头后,两人反而一时找不到相处的模式,只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传说中“情侣”应有的状态。

这样下去…好像真的不行……

可是…要让自己成为传说中的“情侣”中的一员,变成一个整天冒着红晕、花朵和气泡的粉红色不明生物,更是……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都跨出那一步了还是没有走出纠结状态!

耳郎响香心里的小人扯着头发烦躁地叹气。

不过,也是有一点好处的——

每天晚上,少年都会发来一本正经的长条消息,报告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及“对上耳小姐的思念”。这实在太好玩了,耳郎响香仿佛能看到一个瞪着屏幕红着脸打字的上鸣电气——就像看到皮卡丘用爪子嚓嚓嚓扒着地上的沙土写“给人类的情书”那么好玩,让人简直想把他的脑袋摁到屏幕上蹭一蹭,好好嘲笑他一番——一边自己也红了脸,一本正经地打字回复,暗笑对方发来的卡通表情越来越可爱。

——在睡前做“情侣功课”的时候,她就会觉得,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纠结,好像还是值得的。

-

 

但是对“情侣”来说这进展也太慢了吧,不知不觉开始有所期待的某少女偶尔会盯着屏幕不满地想。

暑假都要结束了,依然连约会也没有过。

只是她对着屏幕犹豫半天,仍是不知如何组织出不让自己羞耻到爆炸也能表达出这一含义的语言。

——毕竟…毕竟还不知道那个笨蛋那边的想法……随便提出的话岂不是和那个轻浮男交换角色了……

-

 

而她现在知道答案了。

 

-

“这种地方……人会很多吧?”

“啊…啊。毕竟一年只有一次……嘛嘛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找男生陪着去的没关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到时候某白痴不要突然漏电抽风危及无辜群众哦?”

“……诶!?”

“如果当众露出失智的模样我是不会救场的哦?”

“耳郎……?”

“我——收——下——啦——”耳郎微微一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将海报拖向自己,笑容带点调侃意味,但配上两颊的红晕忽然就显得格外动人,“好像很好玩。”

“嗯!”上鸣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语调总算找回了一点当年勾搭女孩子的活泼感,“我会好好打扮一番的!保证帅得你睁不开眼!”

“噗……”少女也回了一个熟悉的捂嘴笑,只是这一回反而让某皮卡丘羞恼起来:“喂喂有什么好笑——”

“你真是白——痴——啊!一般来说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哦哦哦原来你你你你要——”

“好啦!下周就约在场所的大门口见面?”

“嗯,下周见。”上鸣挥挥手,绷紧的脸部肌肉因为熟悉的相处模式放松下来。

——不过果然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啊……

少年走在回去的路上,不觉勾起了嘴角。

——耳郎红着脸笑的时候,这么好看啊。

 

 -

 

“哟!”远远就看到路灯下站着一只认真裹上了黑紫色和服的皮卡丘。这家伙,看样子对这次约会重视的很嘛,耳郎心情愉悦地挥手招呼。

“哟。……哇啊!”原本一副标准男友架势,一直等到耳郎走到身边才出声的上鸣迈出第一步就被自己绊了一下,顿时破了功,惹得少女嗤嗤直笑。他正要炸毛,看了看身边穿着金色浴衣的少女,又默默把哇哇大叫咽了回去。

两人沿着挂了花灯指示的小路走着,每经过一个灯笼,上鸣电气就晃一下脑袋,晃到第七个花灯的时候耳郎终于忍不住,憋笑问道:“你这是闹的哪出?”

“嘿嘿…提示!”少年终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两只眼睛闪闪发亮,“有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变化?嗯?”

“哦……这个啊,我还真的有注意到一点——”少女故意拖长尾音,耳下的耳机线晃动着朝少年飞去。

悄!悄!话!上鸣电气顿时脸上一热,绷紧了神经准备承受爱的一击。只感到脖子上一阵刺痛,少女调侃的声音在脑海中清晰无比地响起。

“变蠢了这种事,不用在意啦!反正你…噗哈哈哈哈本来就很……”

“喂——!”

“好啦好啦。”耳郎响香看着少年剪短的金发下整个儿露出来的通红耳朵,忽然有种对方在撒娇的错觉,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头发,剪短了对吧?”

“这才对嘛!”少年一下子笑开来,“帅吧?是不是更精神了?”

“…白痴啊你……”对自己刚才一瞬间会产生母性感到不可思议,耳郎扯了扯眉毛,“精神说不上…感觉…变得朴实了一点……”

“诶诶诶诶?那算什么啊!说我土吗?!”

“没——什——么——!就是朴实、单纯啦!”

因为,耳朵全露在外面,无论说什么,都可以通过会变红的耳朵看出真正的想法嘛。耳郎无奈地看着少年剪短的金发。

——像小孩子一样,心事一目了然。

 

虽说都是些熟悉的小摊子,点心啊小饰品啊什么的,在夏天晚上逛还是有种特别的氛围。两人说笑着逛了一会儿,有些累了,便走到长凳那里坐下,一时有些没话题。耳郎吐出一口长气,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有点渴了诶……”

“啊…那要不要喝这个?”上鸣从包里取出自己的水杯,“我妈妈特制的凉茶,尝尝看?”

“……呃,你喝过吗?”

“当然咯,我妈妈做的我当然喝过。”

“我是说…杯子……”声音越来越轻,少女脸颊已是飞红。

“喝过——”少年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噤了声。

间接接吻——

(……一下子就要进展到这里吗?)

(也太快了吧……)

沉默在脸庞发热的两人之间漫开,耳边一时只有若有若无的人声,以及风带来的,夏夜的蝉鸣。

过了一会儿,上鸣有些按捺不住:“…我肚子有点饿了……”

“嗯…等一下,”耳郎低着头,伸手拉住准备起身的上鸣,“要不要吃这个?”

她从包里掏出了一袋包装精美的曲奇。

“哇!你居然还带了这个——”上鸣惊喜地接过打开,看着里面烤得非常漂亮,但是不很圆整的饼干,顿时冒出一个让他一时失神的猜测,“喂…这难道是……你自己做的?”

“嗯。”

 “可现在是夏天啊……”

“对啊,是夏天。”

少女的声音很轻,但仍能听出其中带着一丝羞涩的笑意。

“…谢谢……”

 

于是还是一时无话,少年默默咬着饼干,松脆香甜、还带着一丝清新的柠檬香味的曲奇,让他浑身发烫,细细密密冒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脸一定已经红透了,还好是在晚上,看不太清楚,不然逊死了……他迷迷糊糊想着,心音又被咀嚼时的咔呲咔呲声掩盖。

满口都是曲奇饼恰到好处的甜味。

(真的好好吃……)

没敢回头。他没看到少女微红着脸,温柔又无奈地看着他的模样,但仍能心如鹿撞地感受到这双眼睛正流露出温暖的目光。

-

蝉鸣,祭典的欢声笑语,浅浅缀着几颗星光的深蓝的夜空。

风拂过的时候,时间的流动都似乎变得缓慢起来。

一直到天边第一朵烟花炸开的瞬间,完全静止。

-

光点在温柔深邃的夜空上流动,划下五光十色的轨迹,汇集成美丽得不可思议的图案。

“真漂亮啊……”

“是啊,真美。”

“真的好漂亮……”

(简直不想回去了……)

-

浮动的光点为两人的脸庞镀上一层银线,恍惚间他们忽然觉得对方变得有些遥远,遥远到给人触不可及的错觉。

仿佛这满天的流光溢彩,只为浅浅勾勒出那个人的轮廓。

-

一场烟花看完,两人同时低头,果然发现手已经交握在一起。不过这次谁也没有慌张地抽回。

“牵手了啊。”

“嗯。”

“又做了一件‘情侣该做的事情’。”

“嗯。”

“但是不觉得别扭了诶……”

“是啊。”耳郎响香微微一笑,对着身旁的男友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而且还在奇怪之前为什么别扭那么久。”

“我也觉得。”上鸣blingbling眨回去,转了转眼睛回忆起了些什么,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哎呀.....之前真是大失形象诶……”

“噗你还知道啊——”少女一下大笑起来,“真的我以前每次看到你发信息来都很想笑哈哈哈哈哈哈甚至会觉得自己在和班长谈恋爱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有脸说!半斤八两好吧?每次看到你用那种可爱风表情我都觉得自己好像在和会卖萌的聊天机器人对话!”

“呸!老实交代,你的套路是不是真的是班长教的……”

-

“喜欢你”这件事,已经确信无疑。

而所谓的情侣,不过是认清彼此的这份心情后,接纳了对方的两人。

所以,还像以前一样就好啦。

只是这次,还可以再多要求一点,再靠近一点。

-

久违的笑闹声飘散在风中。而这一次,他们自然而然地牵起了双手。

END

专栏

暖……暖哭
这两个都是天使吧!!!

jimmy:

不要甜言蜜语,只要一个为你做饭的人


作者 | 小佛爷


 


柴米油盐,饮食男女,爱从来不是什么华丽的奢侈品。


 


01


工作群里有个平时油嘴滑舌的伙计抱怨,女朋友做饭太难吃了,难以下咽,他说干咱们这行的这么辛苦回到家连口像样的饭都吃不上,明天就分手。


 


我说就你这样的还能找到女朋友那姑娘真是眼瞎,说完把他踢出了群。


 


一个把女朋友当厨娘和保姆的人,在我看来就是个内心幼稚、自私,缺乏责任心的巨婴,别看他人模狗样和你称兄道弟的,一旦到了紧要关头根本靠不住。做我们这行常常要以命相搏,把这种人踢出队伍就算防患于未然了。


 


若他明天真的依言和女朋友分手,我倒可以发个红包奖励他终于做了件好事。


 


02


元旦时我和朋友在外地,和我家的老古董打电话,电话是他打来的,没说几句话,多半是我在说。我说在这儿遇到了一个他的老熟人,生了一肚子气,添油加醋讲了一通,他不懂怎么安慰我,半晌淡淡地说了一句:明天吃什么。


 


我一愣,话头顿住,嘴巴止不住地往上翘,心情一下子变得轻飘飘的,所有的不愉快全都一扫而光了。我忍住笑,才叹口气对他说:明天回不去。


 


他嗯了声,语气毫无波澜,挂掉电话之前突然说:好好吃饭。


 


当晚我真的吃了顿好的,一边吃一边特别想喝他炖的鱼汤,嘴巴都发了荒。


 


他原本也不会做饭的,刚认识的他的时候我觉得他除了自己的老本行什么都不会,是个专业上的天才,生活上的残障。这其实是我单方面的误解,这种误解产生的原因既是因为他始终像置身事外,对一切都毫无兴趣。或许也因为我自己都没发现的,我挺喜欢能在某方面照顾他的感觉。


 


由于工作性质的限制,他很多时候都只能吃压缩饼干和各种罐头,慢慢的我发现,对于食物他并不是毫无感知的,遇到好吃的他会多吃两碗,但只有压缩饼干时他也会面不改色地啃下去,眉头也不皱一下。


 


那时候他和我,和大多数人不一样,饮食的好坏对他而言不像对我们的区别那么明显。


 


他变得和我一样,是从我不能好好吃饭时开始。


 


03


那时候我的身体被自己搞得很差,精神上终于因为他的回归而回落到长久未曾体会到的松弛,但高度紧绷后乍然地放松很容易垮掉,我坚持了太久,知道自己的身体机能已经不大好,却仍然坏得出乎意料。当时我每顿饭都吃得很少,胃负担不了油腥,相反烟抽得极凶,每天睡很长时间,睡得越多越疲倦。


 


我并不很在意,有得必有失,但他不这么觉得,没准他还为这事不声不响地恼火过。(那时候我抱起来硬邦邦的)他是那种很负责的男人,会把责任背一辈子。这样说或许稍显沉重,但有些责任是负担,有些责任是爱。希望没有人觉得爱是轻快的,爱本来就是沉甸甸的,不然为什么有人觉得有了爱就像拥有全世界,把全世界放进心里那么一丁点的地方,怎么会不沉不踏实呢?


 


他开始为我调理饮食。我们住在依山傍水的地方,他去山里采我不知道名字的野生菌类,我坐在瀑布下钓一整天的鱼,有时候只钓到一两只,回去时身上尽是湿湿的潮气。他用干毛巾包住我的头发擦一擦,转身去收拾桶里的鱼。他杀鱼的方式干净利落,两根指头看似轻轻一夹,砧板上的鱼白眼一翻,死法很飘逸。


 


我挂着毛巾倚在门边观察他,看久了感觉有些着迷。当时天气还冷,他在厨房里只穿一件黑背心,厨房的热气慢慢地让他脸上渗出汗滴,挂在鼻子和侧脸上,他随手揩掉了。切菜时整齐的声音很悦耳,炉灶上白腾腾的蒸汽里听着水龙头哗啦啦洗过青菜的流水声,他把一旁切好的青菜倒进锅里,油花溅起噼里啪啦地响,油烟味儿往外飘,我咳了两声,他回头叫我回屋去。


 


我回到屋里去,肚子咕咕地叫。


 


一切都像模像样的,是生活该有的模样,吃完一日三餐就过完了一天。


 


才发觉吃饭是很有意义的事,能无偿地每天为你做饭的,必然是很爱你的人。


 


我无法抗拒他的爱,事实上我对他的一切都没有抵抗力,以至于现在和那个时候比我的体重已经有明显的回升。


 


他做饭不错,这不奇怪,我相信他任何事情都能做好。我着迷不是因为他做得好,而是他愿意为我做,不是从三十多米高的雪山上跳下来那样轰烈,而是把土豆均匀地切丝,琐碎的小事,他愿意为我做。琐碎的小事构成了生活,因为我他变得很有生活。


 


04


所以男人们,当你抱怨另一半做饭难吃时,想一想为什么她笨手笨脚,切菜不止一次切破手指痛得流眼泪,黄瓜胡萝卜或者土豆切丝要切上好半天,为什么她能不厌其烦为你去做这些不擅长的事,难道她真的很喜欢做饭吗?


 


同样的,没有不会做饭的男人,只有不愿意做饭的男人,如果不能在你生病了来大姨妈了不想动了所有的外卖都打烊了的时候给你熬一碗粥的男人,嘴里面说再多次爱你,说得天花乱坠,那都不是真的。


 


下次恋爱时,记得找一个愿意为你做饭的人。


 


作者简介:小佛爷


业余作家,业余考古学家,什么都是业余的,因为有钱老公长得帅专一又能干,闲着没事写点东西,爱看不看,老子就是拽。微信公众号:xiaohoye